鑪峰新語:天主教與香港早期教育

葉德平

汀角村,位於新界大埔,座落八仙嶺山腳,地處船灣海北岸。村內建有一座關帝古廟,估計有二百多年的歷史。廟內立有一塊石碑,立於「乾隆五十年孟冬月吉旦」,即1785年重修古廟之時。

中國人向重視教育

石碑刻記了當年助修古廟,百多位善信的名諱。這百多位善信分別來自27個姓氏,而他們大多是從事航運相關的工作。在碑文最後位置,更特別刻寫了一句:「碑內無名,子孫永遠不得在此讀書」。(原文詳見於《香港碑銘彙編》所錄〈重修本廟題助碑〉)據說,當日古廟之旁就是一所村塾,而助修古廟的捐款部分用作營運該校之用,但是由於年代久遠,今日已沒法看到該校的遺址了。不過,從捐助信眾的數目可見昔日客家人對教育的重視。

事實上,中國人向來重視教育。一族之長往往出錢出力,支持族中子弟讀書,期望他們能「學而優則仕」,光耀家門。據《新安縣志》記載,早在宋徽宗崇寧年間(1102-1106),致仕官員鄧符(字符協,宋神宗熙寧二年(1069)進士,曾任廣東陽春縣令)在錦田村(當時屬於東莞縣)桂角山下建立「力瀛書院」,距今近千年之久。及至清代,新界學塾已有約50所,主要分佈在錦田(鄧)、屏山(鄧)、廈村(鄧)、上水(廖)、大埔(鄧)、粉嶺(鄧)、沙頭角等地,而這些村落也正是香港早期移民─「新界五大家族」的聚居地。

天主教回應鄉民的教育需求

隨著英國人登上香港島,新界的士紳看到了昔日科舉教育的盡頭,認識到西方「科學」的先進,於是他們漸漸對西式教育產生需求。而那時候有能力而且願意提供西式教育的,首推天主教傳教士。

香港教區主教師多敏神父(1861-1924)寫給教區的信,就有他對教會辦學興教的看法。(載於夏其龍神父:〈香港客家村落中的天主教〉)其中有三個重點:

  1. 學校創造了一個讓傳教士與與非教徒建立良好關係的機會。
  2. 教會讓已成為教徒的兒童有機會接受學習,不致成為文盲。而且,也杜絕了已成為教徒的兒童要到外教學校學習的情況。
  3. 天主教徒佔村內人數的少數,因此,教會學校成為了教徒之間相處與交往的地方。這樣一來,已入教兒童的信仰將更形堅固。

天主教興辦教育固然是出於傳教考慮,但同時也是在回應鄉民的訴求。村民明白以自身之經濟能力,是不可能把子女送到科舉場屋。他們只期望子女能讀書識字,不至於淪為文盲,故此與傳統科舉教育截然不同的教會學校,自然成為了他們其中一個選擇。而且,教會學校教授的知識都是十分生活化。它們會延請中國墊師教授中文,而傳教士則負責外語等科目。這種中西兼容的新式教育正好回應了當時的社會需要。

圖為香港第一條天主教教友村鹽田梓的澄波學校,現改建為文物陳列室


圖為孟公屋村成氏家墊,後改建為家祠。從家墊的建築可見中國人傳統重視「耕讀」的文化。

 

https://www.hkptu.org/ptunews/43513

 

發表於2017年12月4日《教協報》